廣告贊助

 

 

 

這是這幾個月我在國外以來(這就是為什麼我很久沒更新文章了),最喜歡的一部電影, 雖說這是經典,但我現在才有時間好好認真看完!

 

霸王別姬,是哥哥經典作品之一,包含了中國京劇的古典美、不合年代的同性愛跟深深的遺憾。

 

人縱有萬般能耐,可终也敵不過天命啊! 
那霸王風雲一世,臨到头…就剩下了一匹馬和一个女人還跟着他! 
霸王讓烏骓馬逃命, 烏骓馬不去! 
讓虞姬走人,虞姬不肯。 
那虞姬最后一次為霸王斟酒,最后一回為霸王舞劍。 
爾後拔剑自刎,從一而终啊! 

人,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!
 」 -李碧華

 

 

 

 

「想要人前顯貴,必得人後受罪。」

 

 

電影一開始,只見一名女子匆忙的抱起一位小孩趕到一戲院外,那便是小豆子。身為青樓的女子,有經濟上有問題,何況是有孩子?又是個男孩..

因小豆子天六指,女子只好忍痛帶去外面斷了小豆子多的一隻指頭,這也意味著”阉割“

 

在戲班的日子很苦,幸好有師兄小石頭一路的照顧,扶持,小豆子才能撐到今天。天生秀氣的小豆子被選為旦角,卻屢次唱不好思凡的下半段,因從小生長在青樓的緣故,小豆子對性別有認同始終在模糊地帶,不斷在內心深處提醒自己是”男兒身”的事實。

這股莫名壓力下,使的小豆子 老念錯: 「我本是男兒郎,又不是女嬌娥。」

直到在一次重要場合下,小豆子又在一次的念錯,使的小石頭也不能出面保護他!這讓小豆子第一次有了”這樣下去會失去小石頭”的心,這也是第一次,小豆子成功唱對了思凡的下半段。

這也意味著,小豆子捨棄了”男兒身”把自己真切的融入在了戲內。只是這個新的結尚未穩固,小豆子還有機會能夠找回自己,張公公的出現,玷污了小豆子,完事後在路上,撿到一個棄嬰,這讓小豆子想起了自己的身世,還有被拋棄的陰影,並決定收養了那名嬰兒,由戲班共同扶養。

 

 

 多年後,小石頭與小豆子成為了有名的角,小石頭改名為 段小樓,小豆子則改名為 程蝶依,每每演出都造成萬人空巷。只要能和小石頭在一起,小豆子甘願成為虞姬,也樂於這樣的角色,而此時的小豆子,似乎忘了自己本是男兒郎...

 

 

 

 

本以為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下去,直到袁四爺的出現,兩人面臨第一個危機,袁四爺指出,霸王本該是七步,但段小樓只採五步,虞姬則人戲不分。

 

第二個危機則是一名煙花女子"菊仙"的出現,一日段小樓去青樓,為逞一時之快,衝動之下答應娶菊仙為妻子,消息傳到蝶依那,往日的傷疤痕又被揭開。 

一是被母親奪去性別,二則是被奪走幸福(同樣都 是青樓的女子),這讓蝶依的妒心又被燃起,直到段小樓跟菊仙成親的那天,也意識到師兄對過去的情份淡薄,這也讓蝶依下定決心與師兄決裂,從今往後你唱你的我唱得我的,就此,霸王和虞姬徹底決裂。

 

 

是你横在了霸王和虞姬中间,其实,你也是虞姬,是霸王的另一个虞姬。 不怪你。 」 或是就是菊仙與蝶依的心聲吧!

 

 

 

「說好了唱一輩子的,一輩子就是一輩子,差一年,差一個月,差一個時辰,差一秒都不算一輩子。」 

 

 

直到一次在段小樓得罪了日本高官,為救段小樓,只得硬著頭皮給日本人唱戲,並且與菊仙協議,希望藉此能讓菊仙離開小樓的生活,回歸以前置有霸王跟虞姬的生活。後來,小樓是回來了,但菊仙並沒有依照諾言離開小樓,反而是小樓則怪蝶依為日本人唱戲不諒解,連一句問候都沒,氣沖沖的與菊仙坐上蝶依準備的車子,留下無助的蝶依在陌生的環境黯然神傷。






其實看到這一幕很糾心,蝶依救是虞姬,虞姬救是蝶依, 虞姬對霸王從一而終,然而霸王的世界不見得只有虞姬一人。

 

兩人之間的風波,很快便驚動了戲班的師傅,關師傅把二人叫回來好好教訓一番,才使得二能夠從新勉強在一起。後來師傅猝死,蝶依核小樓又重新收養當初撿回來的那個孩子 小四,二人才又勉強走在一快,一次在國民黨鬥毆風波中,菊仙失去了孩子,而蝶依也因之前幫日本人唱戲,被冠上漢奸的罪名,菊仙也趁此時踩出反擊,逼迫小樓要與蝶依畫清界線,也還了之前蝶依救了小樓的恩情。

深受打擊的蝶依,早已不在乎是否能獲救,直接在法庭上歇斯底里,大聲嚷嚷:「你們殺了我吧!」「如果青木還在,京劇早已傳到日本了!」但北京的國民高官出手救下了他,只因和日本官員青木一樣,欣賞他的才藝。

 

1949年以後,京劇已不再受到重視,使得二人無法一展長才,蝶依染上了鴉片,嚴重影響嗓音及精神,在一次演出中破音,使得他下定決心戒毒,在這過程中,菊仙與蝶依難得出現短暫的有好關係,彼此在身上找到慰藉, 對蝶依來說,同是青樓女子的菊仙讓他想起了內心深處對母親最深切渴望,而菊仙在他身上,似乎能夠彌補失去孩子的痛苦。

 

文革時期,小四為了報復蝶依不讓他成為角,逼著小樓揭發蝶依,小四想取代虞姬,不料段小樓去拒絕演出,蝶依為了大局苦勸,卻過不了自己這一關。迫於壓力,小樓忍痛揭發蝶依,而這次真正傷透了蝶依的心,

當楚霸王都跪地了,這京劇還能不滅嘛?

 

 

 

 

 

大受刺激的蝶依受不了打擊,當眾揭發菊仙曾是娼妓的事實,這也迫使小樓與菊仙劃清界線,絕望的菊仙選擇結束生命。他們爭了一輩子,卻輸給了段小樓。

十一年後,歷經滄桑的二人再次演出霸王別姬, 在排練之中,小樓脫口說出思凡,下段卻故意搶先說錯第一句「我本是男兒郎。」 讓蝶衣不自覺地誤唸作「又不是女嬌娥。」

是阿!這麼簡單的一個小陷阱,這一錯就錯了十幾年,原來自己從就不是女嬌蛾,而是貨真價實的男兒郎,十多年來,全是一場空,虞姬該結束了,而蝶依也是。為了留住這場夢,蝶依選擇自刎,讓這場夢永遠的停留在這裡....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  
 
   
 
 
ig 出來囉!歡迎追蹤
  @liuchan_27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柳蟬 的頭像
柳蟬

我與世界的交換日記。

柳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